编号:FW517 虚构“人头”伪造收条骗征地补偿款
□反腐记录

    本报记者杜萌

    本报通讯员高忠祥赵炳新

    今年5月,山东省乐陵市检察官在下乡巡访时,接到当地群众多人多次反映:一名乡镇管区书记和一名村支部书记涉嫌侵吞国家征建公路的钱款。

 

    经过初步调查,检察机关在掌握涉罪重要线索后决定立案侦查,上述二人的涉罪行为败露出来。

    虚构10名村民姓名

    2011年3月,途经山东省乐陵市市区的S315省道公路需要向北拓宽,征用赵集村土地。

    管区书记张某辉接受乡政府委派,负责赵集村土地征用的丈量和监督工作,赵集村村支部书记赵某强配合管区书记张某辉确定地界。

    丈量工作开始之际,赵、张二人曾有过如下对话:

    “张书记,村集体的账还亏欠着3万块钱,量地的时候咱们量得宽松一些,到时候用多出来的钱把账补上吧?”

    “地都是户家的,亩数是死的,能咋多出来?”

    “能呀,有两户种的是村集体的地,还有一些沟、道之类,也属于村里的。再说,咱给户家量‘紧着’点,还能多出不少来。”

    “那行吧,量着看吧。”

    省道公路征用地丈量开始后,赵某强在丈量现场对村民大讲征地政策,吸引被丈量村民的注意力,乡测量小组在张某辉“暗示”下丈量土地时“多少都紧了点”。

    量完村民土地后,张某辉和赵某强又把占用的两块集体地和一些沟、道、渠进行了测量。结果,赵集村丈量时多测出2.95亩土地。

    办案检察官调查发现:张某辉在完成测量后分列两份表格,虽然每份表格上填有被丈量户征地亩数、被丈量村民姓名,但这位管区书记将其中多丈量出面积的那份表格交给了乡政府。

    令检察官惊讶的是,在这份数字与真实记录不符的表格中,赵某强虚构了10名村民的姓名,“顶”了从被丈量村民“紧”出来的土地与占用村集体土地亩数应得的钱数。

    当省道征地补偿款打到张某辉个人账户上后,张某辉与赵某强便根据另一份记有村里各户实际地亩数明细的记录表格,向被丈量村民兑付补偿款。

    最后,张某辉和赵某强依据虚构10个村民姓名写下10张收条,自己摁下手印,混在被丈量村民的收条中一并报至乡财政所。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二人通过这种方式多报出88476元,填上赵集村里3万元的亏账,余下58476元。

    “黑钱”放进自己口袋

    有了初次合作的“成果”,二人一发不可收拾。

    2011年11月,S315省道需要向南拓宽,再向赵集村征用土地。二人故伎重演,将征地补偿款发给被丈量村民后,将虚报多出的79761元收入囊中。

    2012年6月,赵集村与其他几个村合建幸福社区,需要占地28亩。张某辉与赵某强领着测量小组到村民的地里“紧着”测量。

    尽管二人“工作经验”丰富,但并非没有人感到其中的蹊跷。赵某强测量时明显“缺斤短两”的做法,引起参与测量村民的极大不满,他便向村民讲起一套套“政策”;如果村民不服,他便拿张某辉的官职压一压。张某辉到场后,便向有意见的村民讲起“大道理”来。

    检察机关接到群众反映和举报后,立案侦查二人涉嫌贪污的罪行,查明张某辉和赵某强在征地过程中,用18张虚造的补偿款收条骗取侵吞补偿款24万元的涉罪事实。

    张某辉向办案检察官承认,刚开始虚报时,只想着帮赵集村利用机会补上村集体的亏账,以为“用村里的地补村里的账并不违法”。可是,当自己面对“多出来的那么多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贪欲,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省道公路征用土地的事过去两年多,窥探一切“风平浪静”,张某辉没有罢手,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手”,直到被戴上手铐接受讯问。

    记者从山东省乐陵市人民检察院获悉,自今年6月以来,该院组织1000多名乡镇干部和村支部书记到派驻检察室接受警示教育,以此案为鉴,增强基层干部的法制观念和守法意识,收到较好的预防效果。

    ■沉思录

    在征地补偿、粮食直补等惠农项目领域,由于钱款数额大,涉及面广、监管体系不完整、缺乏监管力度等原因,个别基层管理人员往往将其视为致富时机,他们滥用权力、弄虚作假、中饱私囊,损害了国家、集体和村民百姓的根本利益。杜绝此类案件的发生,既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强化监管,使之不能为;又要加强犯罪预防教育,警钟长鸣,使之不想为;更要加大打击力度,震慑犯罪,使之不敢为。
来源:中新网

更多
    声明:此信息由用户自行登录发布,交易风险由交易双方自行负责。大地产业招商网不承担此信息任何相关的法律责任,并保留对不合法信息的法律责任追究权利。